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安徽视窗 > 新闻 > 正文

东莞“观音山事件”幕后势力揭秘

来源:未知 编辑:li8i9ue 时间:2022-03-04

说起东莞知名民企和东莞旅游,都绕不开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因其在东莞极具代表性。这个国内第一家民营国家级森林公园和“4A”级景区,从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接手承包经营至今,时间已过去了22年。这22年是观音山人砥砺前行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22年,也是黄淦波这个新时代护林人领头人保护森林保护生态弘扬正气的22年,更是令他备受折磨、刻骨铭心的22年。

观音山景区位于经济发达又毗邻香港的东莞市,这里的森林植被在曾经的“世界工厂”里显得弥更加足珍贵。从1999年黄淦波承包经营后不久,就完成了公园的立项批复,观音像雕塑树立,省民宗委批准观音寺重建及观音像开光圆满成功。而当地个别权贵找借口毁约欲强行收回经营权,收回就意味着万亩森林可能被用于房地产开发,成为少数人享有,成为利益集团瓜分财富的场地。所以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挺身而出,为了保护森林弘扬文化正气和当地的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进行了二十多年的殊死搏斗。

观音山景区从承包经营至今经历了诸如恶意索股、索要巨额礼金、暗中设局、制造事故、恶意收购、违法施工、打洞穿越、疯狂毁林、违规乱建、选择性执法、贪污功德款甚至暗杀绑架等等阻碍景区发展以及要将黄淦波彻底了断的一系列恶性违法事件,这些事件今天可定义为东莞“观音山事件”。

这些事件的目的就是要搞垮观音山,但手段却繁多——因为使用的是公权力,有明目张胆设局暗害,有利用公权力布置东莞各个职能局及樟木头镇所有职能部门进行名目繁多的打压迫害,有权力藏在幕后黑恶势力冲在前面出手等等,这一切说耸人听闻一点都不过分。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观音山事件”幕后到底有哪些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他们都对观音山公园使用过哪些手段,以及造成过哪些伤害?

——看透东莞“观音山事件”对感受东莞民企的处境,对了解东莞营商环境之恶劣,对揭开东莞官场的黑幕,对东莞城市未来发展走向,皆会有全新的认识。

一、“观音山事件”之诱因

改革开放以来,东莞的32个镇街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结构和发展特色,各自实力雄厚。在各个镇街经营的企业都成了当地的“香饽饽”,而各企业想稳定发展必须交“投名状”或者被潜规则,不然就会被残酷无情的收拾,直至投降或卷铺盖滚蛋甚至命丧东莞。据当地人传,以往每逢年节,各部门分管一摊的领导家里的门铃都会被上门送礼者按坏,过完节就要更换门铃。

仔细分析观音山公园这些年来所遭遇的种种磨难和赤裸裸的各种打击报复,无非两个诱因:一个是利益冲突,一个是文化冲突。

1、利益冲突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利益冲突简单说就是,权贵集团想将观音山公园改变成开发房地产,将国家森林公园变成少数人攫取巨大黑色利益的工具,变成少数人享受的山林别墅,黄淦波及其团队对此坚决反对。

为什么权贵集团一直想夺权观音山而去开发房地产呢?怪就怪观音山有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和自然秀美的生态环境。让我们对比一下香港太平山看看。

香港太平山,被香港人简称为山顶。太平山原名“硬头山”,古称为香炉峰,海拔高度为554米,是香港岛的最高峰。站在山顶瞭望台上可以俯瞰美丽的香港。而从山下上山过程中,更可以看到太平山上隐立着的一些亿万豪宅,可以想象一下豪宅里富豪们的幸福生活。

观音山公园占地一万亩,属丘陵山地,地质较古老,森林覆盖率92%以上,是东莞地区最茂密的原始次生林之一,东南面还连着清溪和银瓶山森林公园等,总占地面积超过十二万亩(约80平方公里)。而观音山森林公园内最高点为耀佛岭,海拔566米,观音广场海拔488米,占地一万多平方米。这里常年气温比市区低 5摄氏度左右,无明显冬季,负氧离子含量极高,是天然氧吧,是休闲养生和登高远望的极佳场所。

东莞观音山公园和香港太平山直线距离约80公里。观音山公园所在的镇樟木头镇被称为“小香港”,追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高峰时期大概有十五万香港人在樟木头镇生活。究其原因其一是当时香港的房价约为樟木头镇房价的十倍,大批香港人到樟木头买房生活;其二是改革开放后许多香港人到东莞投资建厂,其中部分港商就近在樟木头买房居住,方便企业经营管理。

2002年7月中至8月底樟木头镇举办“香港人旅游节”活动期间,更是创下销售楼房、别墅、铺位1032套,销售总额3.2亿港元,带动社会消费7.5亿元的佳绩,是当时全国对外销售最佳的镇区。樟木头镇“小香港”的美誉更是驰名中外。

——看到这里,相信诸位终于明白了观音山森林公园在东莞利益集团心中的地位了吧?他们每次过香港看到太平山,回来在到樟木头观音山上远望,能不心潮澎湃吗?这一大片森林如果开发房地产,保守算也可创造近千亿的利润,而这一大片森林却被黄淦波和带着团队保护着,他们垂涎已久却不能染指,这就很让他们恼羞成怒了。这是观音山公园遭受痛苦的重要原因之一。

2、文化冲突

历史上的东莞人文荟萃,改革开放前期的东莞拼搏进取,经济发展迅猛。后期受港台及西方拜金思想的影响,东莞一度从上到下弥漫着一切向钱看的风潮,从政府官员到工农士商许多人抛弃了曾经的优秀文化传统,开始“笑贫不笑娼”,从1995年前后黄色经济渐盛,后黄毒泛滥,成为闻名全球的“性都”。虽然东莞政府明面上也曾扫黄,但在刘志庚、张继雄等贪guan的暗中庇护下,无数次死灰复燃,直至2014年央视深度报道和2016年刘志庚倒台,东莞的黄色经济才慢慢谢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对于热爱东莞山水的本地人黄淦波来讲,他和这个城市血脉相连,多年的读书使他养成热爱中华传统文化又嫉恶如仇的性格。

从1999年年底接手观音山,经过2年大投入且艰苦的基础建设,至2002年初经全员讨论确定了观音山公园的发展基调:第一,观音山绝对不能有黄dd存在,绝对不在任何发展节点上和任何人有利益输送。第二,用50年时间把观音山建设成为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以展现森林文化和弘扬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为核心目标。

虽说做事情有了目标就能看得更远,走得更稳。但是,当这个目标和其他人尤其是部分当地权贵们发大财的目标有严重冲突的时候,你越是坚守目标,则会受到越加深重的伤害。在一个帮派势力深厚、贪腐恶习横行、钱权交易盛行的城市,观音山公园或说黄淦波团队想独善其身,并勇于揭露胡某棋等人贪污功德款等黑恶行为,坚持22年没有屈服,这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抗争精神?这也是观音山公园遭受折磨和打击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二、东莞营商环境的衰变

我国改革开放的时间始于1978年,后来四十多年里,广东省GDP一直位列全国第一名。而东莞市的发展在其中也曾经有很亮眼的表现,一度排在广州、深圳后,后来再被佛山赶上,成为广东省经济强市之一。

一直到1999年前后,东莞的营商环境还是比较良好的,那段时间各企业开足马力求发展,政府积极协调资源做好各种政策保障,东莞经济超速发展。可以说,1999年是东莞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东莞和香港往来日渐密切;随着内地官员频繁出境参观考察,有些还在香港购置豪宅利用周末生活其间,以及港台商人在内地时间渐久,他们奢侈的生活严重的触动了权贵们的神经,东莞上下一切向钱看、享乐攀比之风开始盛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成了官场潜规则,于是乎,各个职能部门都想着法子在自己职权范围内捞钱,东莞的营商环境开始变坏并逐渐加速度。有外界人士评价说:到了东莞和各级官员打交道,感觉最深的是他们眼里透出对金钱追逐的巨大渴望。

交流提拔且是提拔为县委书记、县长,如此“优待”,东莞干部都不愿去,干部交流难的境况可见一斑,其里面的关系网之牢靠可以想像。与广州、深圳不同,东莞镇委、镇政府的干部配置中,绝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官员,外地官员极少能在东莞镇街担任“一把手”,即使有外省官员调到东莞任职,也是很难开展工作,下面不是消极怠工就是联合起来捣乱,使之干不长久或难出政绩,弄不好甚至“踩地雷”或是“栽跟斗”,且有很多例子。民间评价东莞官场,时常挂着一句“东莞人的东莞”。

这里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东莞经济发达,各镇街的官员各管一摊,说话算数而且可钻的漏洞大和多,各种私下参股利益输送等潜规则甚多,这些灰色收入高出工资几倍、几十倍甚至更多。而长期能坚守原则不伸手捞钱的官员极其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环境里,哪位官员愿意轻易离开东莞?愿意放弃这等发财的好地方?

这种留在原地,缺少交流和监管的官场生态,导致了东莞一些干部跟村长村干部一般,缺少进取心,眼里只认钱,只顾眼前利益。聚到一起的时候往往交流谁捞的钱多,近期进账理不理想?而不是谁的工作做的到位。谁捞的钱多谁就有本事,被大家追捧,不捞钱捞不到钱的就被瞧不起,如果敢不同流合污,就会受到集体打压或制造事故把此人“干掉”。他们严重排外并且时常“抱团取暖”,其实就是拉帮结派,一致对外,经常以某个镇长大或者在东莞某中学毕业为最亲密关系划分圈层,且互相确立“大哥”和“小老弟”的身份。在东莞落户的企业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个部门或某个人,那么其他部门多半也不会给好脸色看,甚至暗中使绊,一起联手收拾该企业,直至把企业榨干搞垮,因而东莞营商环境越来越恶劣。而外界对东莞本土官员的评价基本上是“水平低、架子大、私心重、花样多”。

观音山公园所在地樟木头镇也比较特殊,它是东莞唯一的一个客家古镇,当地居民有两万来人,常住的外地人口有近三十万人。他们客家语言跟东莞广府的语言不同,是独立的语系,客家人大多都吃苦耐劳、勤劳简朴。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樟木头大概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当地官员中的一些人就开始变了,变得极为追逐个人利益,追逐升官发财,且好挑拨离间,打击异己,形成了以蔡某明、蔡某胜为头目的帮派势力,跟原来客家优良的传统作风就背道而驰了。他们从量变到质变,从小变到大变,最后形成了当地一股能量巨大的黑恶势力,且尾大难调头,自成一派,越来越有实力。

三、“观音山事件”背后黑恶势力大揭秘!

在大揭秘(一)我们讲述了黄淦波和观音山公园遭遇官场潜规则,以及遭受东莞市林业局、供电局和自然资源局知法违法打击报复等行为。

在大揭秘(二)部分我们讲述了东莞民宗局胡某棋和一个假和尚印弘勾连贪污巨额功德款,以及落马贪官刘志庚,安全退休的信访局干部谢某文等人对观音山公园造成的伤害。

在大揭秘(三)部分我们讲述东莞“地下市委书记”张继雄、“地下市长”李某堂、以及东莞市相关部门和樟木头镇几乎所有职能部门干部及当地黑恶势力对观音山公园的各种打击迫害行为。

在大揭秘(四)部分我们将会深挖假和尚印弘的黑白人生,以及东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科技信息总工程师、二级高级警长莫杰东,东莞市民族宗教局领导胡某棋,已安全退休的“地下市委书记”张继雄等人对观音山公园长达二十余年的各种打击迫害行为。

 

 

 

 

 

 

 

 

配图:上图为2021年7月22日拍摄图【根据上面两张新老图对比,可以发现2020年航拍图的黄线中只有右下方一个老坟。现在看2021年航拍图,可以明显发现右下方老坟墓是翻新扩建的坟墓,黄线内长形坟墓是违法毁林新建的坟墓】

大家可能觉得奇怪,为什么突然说起毫无关联的“观音山坟墓”事件,各位读者别急,本文的关键人物马上就要一一登场了……

上文我们有讲,观音山的监控视频突然被截掉黑屏,那么这是谁干的呢?

 

 

据知情人透露,观音山坟墓事件被截掉的视频,就是此人安排手下干的手笔。更恐怖的是,观音山负责人及其数名高管手机和电脑及住家近二十年都被此人安排专人进行监控。那么莫杰东的背后是谁,谁指使他干的?——说的这里,需要插播一人,安全退休的东莞“地下市委SJ”张继雄。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随着2000年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内的观音寺重建,观音山逐渐成为东莞乃至广东知名的佛教道场。而张继雄出于个人偏见的心理,特别是对观音山坚持不沾“黄、赌、毒”非常反感,对观音山佛教道场的发扬光大极为忌恨并伺机打击。

不仅是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这些年来,凡是在东莞的民企如果想好好的生存下去,那都必须及时大方的向张继雄及手下上贡。私下里,东莞市民愤愤不平。

由于东莞政法委书记张继雄将此次车祸恶意定性,从2003年9月底起观音山公园上山的唯一一条通道被封闭,从国庆节开始游客以及观音山的员工上下山都必须被迫步行往返15公里的山路,往返费时达5个小时左右。后来,在各方调解下,直至2004年9月份,张继雄才不得不同意解封。至此,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的道路整整被封,关闭了整整11个月。

2004年2月,刘志庚调入东莞市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姓家族在东莞从此称王称霸、胡作非为。而曾扬言“一定要灭掉观音山”的张继雄时任东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从此,一个为“灭掉观音山”网罗党羽壮大势力,并打算长期控制东莞大局;一个为家族敛财培植亲信,一切以发财为目标;两者迅速结为知己,两股势力得以合流。张继雄成为了刘志庚的“军师”,为其发财贡献出了无数“妙计”,比如调整观音山规划,将观音山门楼向东推移500米,准备腾出土地与门楼以西的5000亩左右的森林连成一片,用于房地产开发。而开发商自然是亿兆地产,据相关资料显示,亿兆地产成立于2004年。大股东(80%)为广东亿兆恒基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兆恒基”)。刘志庚的胞妹刘小苑即是亿兆恒基的大股东。亿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兼营酒店、环保以及资本投资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刘姓家族早已盯上观音山公园这块风水宝地,一直都期盼着霸占观音山的那一天。

然而,随着刘志庚2016年被立案调查,一切的阴谋诡计最终化为泡影。

据知情人透露,目前,张继雄随时准备跑路,拟外逃的出境口初定在东南面国境线的某处,他拥有五本护照(其中一本护照是使用一个已过世的泰国人名字),张继雄在泰国清迈有数栋豪华别墅,还藏有及存着十几亿人民币。此外,张继雄有三个情人,一共给他生了四个儿女,都生活在澳洲,每个情人都分有巨款和豪宅及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张继雄还有一个亲戚是一名商人(张继雄的白手套),因为做违法勾当近期已经被逮捕归案。目前,张继雄正到处托关系想要摆平此事,以免扯到自己身上,但案子太大,一时无人敢插手。

据东莞新闻报道,2021年10月莫杰东被立案审查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初步确认贪污受贿高达6000多万,还牵扯出一大批贪官。原来此人利用手中的公权力(可以监听、录影、调用、删除东莞市的监控系统),以此贩卖或威胁当事人的监控视频,并从而谋取巨大私利。

2006年,莫某在张继雄的指示下,从香港进口了十套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远程激光窃听器,其中一套就安装在观音山公园旁的一家高级酒店的楼顶,专门对着公园刚启用的办公楼,对着公园董事长及各高管的办公室的玻璃窗,实施24小时不间断窃听。后于2018年,该设备老化,才不得不暗中拆除。同时,在该办公楼进出口周围和公园的内部接待处,暗中装设了自动监控设备,对所有进入该区域的手机号码自动进行窃听和侵入,并多次对这些设备暗中进行了升级。而这些设备,至今还在运行中。

而张继雄可以在东莞一手遮天,被“尊”为“地下市委书记”与他安排莫某等人收集张继雄所谓的“政敌”的黑材料有莫大的关系。在十年不到的时间里,几十位的所谓“政敌”或被贬、或进去、或被迫辞职远走他乡,个别还命丧黄泉——无人幸免。张继雄通过各种手段,终于把东莞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莫某等人的落马和招供,等于吹亮了东莞将要晴天的号角了。

据知情人透露,虽然莫杰东已被立案调查。但目前,观音山的外围仍然有其他的黑恶势力的手下,正在进行着监控观音山公园勾当。

那么到底是谁要在观音山上挖山建坟,为什么又让莫杰东删掉拍摄到的违法视频?

3、观音山坟墓事件网络阅读量破亿,“带头大哥”浮出水面

这个世上有心怀不轨之人,自然也有正义之士。

2021年9月24日,微博上突然爆火一则话题#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新增两处豪华坟墓#,原来,有人了解到“观音山坟墓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在微博上勇敢的进行曝光,正面硬刚某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

事件一出,十几个微博大V自发的进行转发曝光观音山豪华坟墓事件,短短十几天时间,阅读量蹭蹭的往上涨竟然破亿。这是一次奇迹,一次对“观音山坟墓事件”其中牵扯的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漂亮的回击。

2021年10月,观音山公园相关负责人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一场针对观音山打击报复的阴谋,缓缓被揭开,那只神秘的幕后黑手慢慢的浮出水面……

 

 

胡某棋,一个对于很多人陌生的名字,却正是这场“观音山坟墓事件”幕后的“带头大哥”。胡某棋身居要职,现为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主要领导。据知情人透露,胡某棋有两个情妇,给他生了两个私生子,一个住在澳洲的豪宅,一个住在香港的豪宅,各自潇洒的享受着神仙般的生活。

那么观音山公园相关负责人到底接到了谁的电话?为什么会牵扯出一个看似没有什么关联的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身上,其背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得从东莞观音山观音寺说起……

东莞市民宗局胡某棋贪污功德款并威胁报复检举人

社会上之所以有人对宗教信仰产生怀疑,的确是因为有一些和尚嘴里念着佛经,心里想着功德箱里的钱财,或者以各种方式鼓励信众捐钱,供自己挥霍享用。甚至更有宗教管理部门的干部与这些和尚沆瀣一气,充当他们的保护伞,一起打着宗教信仰的旗号贪污诈骗信众的功德钱。胡某棋,2003年起为东莞市民宗局宗教科长,现为东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主要负责人。

还在黄淦波接手观音山公园的同年,东莞市民宗局是个副处级的局,当时的局长是张某涛,胡某棋是市民宗局的一个科长。张局长心地善良,为人正派,也好学,佛教和宗教知识比较丰富。最初,他也对黄淦波接手观音山项目表示很不理解。因为当时的东莞遍地是机会,以黄淦波的人脉和头脑随便找一个生意做都可赚钱。后来,黄淦波跟他表明自己接手观音山项目的目的:想做一个长久的道场而不是当生意做,是为了保护森林能够永久为大众所有,是要为东莞今后的生态保护作贡献,是要回报家乡。再后来,张局长就大力支持观音山公园,为观音寺重建、观音像开光与东莞市及广东省有关部门积极沟通。

然而,2002年上半年突然噩耗传来,张某涛局长去外地出差因车祸意外身亡,此事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另外奇怪的是,后来听张局长夫人对外人讲,她丈夫在湖南出差车祸后全身竟然没有任何伤痕。这也许是菩萨保佑,也许另外有隐情就不知道了。

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的关系。简单的说,第一:观音山公园和观音寺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第二:观音寺是观音山公园投入巨资和巨大精力建设和维护的,同时也是各方信众努力的结果。但是观音寺的功德款观音山公园或者黄淦波从未拿过一毛钱,不仅如此,观音山公园还另外投入资金和精力赞助观音寺举办过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

观音寺的管理机构是东莞市民宗局和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的管理机构是公园管委会。信众捐赠给观音寺功德款只有两类人有机会染指,一类是不恪守佛教教规的僧人,一类就是管理这些寺庙的民宗局的个别领导,比如胡某棋。

观音像在2001年开完光以后,黄淦波就写了一个捐赠书给东莞市民宗局,大概内容是说观音像建好了,开完光了,观音寺也得到批复可以重建。观音山公园主动把这些财产捐给东莞市佛教协会,特此为证,签了名盖了章送到东莞市民宗局——可惜此文件据说已找不到。2007年,胡某棋又勒令黄淦波签署一份类似的捐赠协议,此协议有文本仍在,可查,但胡某棋说不承认有此事。

按照国家宗教政策,每个寺院都要正式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管理寺院事务,包括定期向公众公布寺院功德款及支出账目。但是,观音寺却在胡某棋的指使下,一直没有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也从未公布过财务账目。

2010年后,观音山公园游客逐年增加,尤其从2014年到2019年观音山游客连续几年保持在每年有百万人左右,观音寺香火钱及捐赠款数目颇为巨大。

4、疯狂假和尚印弘的黑白人生

提起印弘此人,相比胡某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观音山公园大约在2003年被一个假和尚蒙骗过,让他做了观音寺的住持,他就是盗用深圳弘法寺真和尚释印弘之名冒充的假和尚,这个假和尚给自己也起了个名字叫释印弘。

 

 

 

 

 

配图:观音山公园收到举报释印弘的举报信

这个假和尚以前有三张身份证,分别叫何青台和韦吾弘及黄某某,而叫何青台和黄某某的身份证分别是湖南和湖北的,叫韦吾弘是广西的,这三张身份证都是他的照片,只是身份证上名字不同、籍贯不同、年龄不同(据江门某高僧透露,印弘是湖北襄樊人),而假印弘真实在家时的姓名至今外界无人知晓。

一个假和尚,钱财来的快,挥霍的更快。一个弘源寺的收入肯定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后来又瞄中了东莞观音山的观音寺(也许有人指点)。其实在2003年初,他就已经悄悄出手暗中布局了。本来观音寺原有出家僧人数名,假印弘盯上观音寺后,纠集党羽,如法炮制,暗中对原有僧人进行各种恐吓,并以暴力相威胁,迫使他们一个个离开了观音寺。

原有僧人被迫离开后,假印弘才粉墨登场,2003年7月份,他找到观音山的相关负责人说:“我在八十年代初十几岁时就已出家,是铭山大和尚和本焕老和尚的弟子。近日连续一个月天天梦见观音菩萨,因此找到观音山,希望能在观音寺开坛弘法。”他还信誓旦旦:“可自带数百万资金投入观音寺重建工程,并在三年之内筹集巨额资金,将观音寺修建完善。”

当时观音寺的僧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去(其实都是假印弘暗地里所为,只是外人暂时不知情),观音寺也需要一个主持建设观音寺并在这里弘法。假印弘这番自导自演,自吹自擂,终于得以蒙蔽了善良的观音山人和周围的信众,于是他就成为了观音寺住持,从此开始一步步侵吞观音寺的巨额功德款…

更为恶劣的是,在2004年上半年,他居然公然篡改历史事实,对外宣称自己在2001年之前,他就来到了观音山的观音寺,而且2001年观音像建成开光典礼即由其主理。他还私下仿印了一万本开光纪念画册,暗中将主礼观音像开光的香港永惺长老和南华寺主持传正大和尚等人的照片换成了自己的照片。如此瞒天过海的欺骗世人,岂是正常佛教徒所为?

当然他急于当上主持并不是为了弘法,而是为了“捞钱”,这才是假印弘迫不及待想做的事情,而且做起来也轻车熟路,花招百出。

假印弘是有工资的。他作为观音寺住持,一个月在观音寺拿2000多元工资。但是他不满足,还“拿空饷”。他在观音寺挂了个“民新”的名字作为代理方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月拿3000多元工资,这笔钱不出意外地都归入到假印弘一个人腰包。

这些钱对假印弘来说都是“洒洒水”,压根儿就不够他各种挥霍,比如吃喝嫖赌、包养情妇、攀缘结交权贵及要长期霸占观音寺等。假印弘混江湖也确有他自己的本事,他反应极快,江湖伎俩极其娴熟,比如说他跟一个人见面打眼一看就知道你高兴还是不高兴,他立即就知道应该如何施展手腕等等。他很会投人所好,随时能见风使舵,且能说会道,加上穿着袈裟,能迅速让别人相信他。

为了重建观音寺,从2001年举行奠基仪式之后,观音寺就开始接受八方信众的支持,前两年就有几十万元的捐款,观音山公园还将这些捐款人的名字刻在大悲殿南侧的石碑上。谁也没想到,假印弘把主意打到这上面——他每月大概从观音寺总收入中抽取80%以上据为己有,还造成了观音寺的许多大功德主所捐大笔款项不知去向。

这对在建设中亟须资金的观音寺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更疯狂的是,假印弘还伙同他人,利用工程承包项目之际,左进右出,吃下了观音寺不少的工程款。

假印弘来时,观音寺要修建财神殿和综合楼。见此良机,印弘声称深圳某家俬厂老板陈某曾承建过上百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非常有实力,执意指定此人承建财神殿和综合楼,并以每平方米近3500余元的高价承包给陈某(比当时的市场价高出40%左右)。

陈某拿到项目后,再暗中以每平方米500余元的极低价承包出去,一承一转之间每平方米纯赚近3000元。因转包价过低,致使工程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特别是综合楼一楼的一根柱子因地基下沉而断裂,且工程完工时间一拖再拖。

陈某一无技术力量,二无施工队伍,从未做过建筑工程,假印弘与其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从财神殿等工程中谋取暴利。

自从2003年7月起假印弘到观音寺做了主持,又疯狂的贪污了大笔捐款,他开始有了为未来筹划的各种打算。首先,他就找了一个人当专职司机,这个人是他女朋友的弟弟张某平。后来,张某平就一天到晚载着假印弘出去攀缘、去喝酒、去潇洒。

因为假印弘手里有了贪污重建观音寺的大笔功德款,又从观音山公园支助建设观音寺中捞了一大笔,很快就抖了起来。为了能长期霸占观音寺,那么结交东莞市各种人物是必须的功课,当然第一个不会错过的就是市民宗局的关系,去民宗局拜会相关领导请客送礼你来我往是常有的事。市民宗局新来的老领导不愿经常出门会客,吃吃喝喝的应酬自然落到胡某棋科长的身上。张某平当然是当个好司机鞍前马后的陪着,毕竟假印弘站得稳,他也会有很大好处嘛。

2004年下半年的时候,假印弘就开始跟观音山及观音寺的人吹嘘,说东莞市市长刘志庚是他的徒弟,让其他人都对他客气点,谁对他不客气就收拾谁!甚至还说,刘志庚在他的保佑下能步步高升十年内能当上副总理或者总理。

因此,攀上了刘志庚这层关系,假印弘在东莞的地位也水涨船高,越混越好。他不仅在樟木头开始狐假虎威,也成了东莞市民宗局以及各大高官家里的常客,而胡其棋也从中不断的获得各种好处。

据知情人爆料,假印弘不仅明面上打着佛门泰斗本焕大和尚弟子的名头东诓西骗,背地里更是做着伤天害理的违法勾当,印弘竟然是大湾区最大的高利贷老板,这谁能想到?

2005年初,可能假和尚印弘折腾违法违规的事情太多,就传到深圳弘法寺住持本老耳朵里去了。

2005年3月的一天,百岁高僧本焕大和尚在印顺和尚及省、市宗教部门领导的陪同下视察观音山观音寺(当时胡某棋也在场,还不是民宗局主要负责人),等到他们在观音广场拜完观音坐在观音广场喝茶时,印弘假和尚冒出来,本老就很不客气的对假印弘说:“我从来没收过你这样的徒弟,你不要冒充是我的徒弟在外面招摇撞骗,你要立刻滚出观音山,过段时间我还要来观音山重整观音寺,我要来当这个主持。”

本焕大和尚的义正词严,让印弘假和尚惊慌失措,连忙躲进房内不敢出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

假印弘怀恨在心,他很快找了两名年轻强悍的打手,让他们临时剃光头,穿上僧衣在观音寺游荡,准备待本焕大和尚再到观音寺时下毒手。后被观音山员工察觉出这两人来路不明,完全不像观音寺僧人,严词责令此二人离开,并将此情况报告给本老,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灾祸。

而假印弘的徒弟刘志庚因在东莞作恶多端,终于2016年刘志庚被立案调查,自食其果。假印弘为开脱关系就开始逢人便说,刘志庚是因为没有听他的话,捞钱不够隐秘,才落得如此下场。

2006年,假印弘因长期贪污功德款及犯戒被众人多次举报到东莞市民宗局和观音山管委会。东莞市民宗局无动于衷,没有采取任何调查等措施。观音山管委会在了解情况后和众多信众一起举报给中央统战部。因为有本老及很多人作证,证明这个假印弘是假和尚,是冒充本老弟子的,且多次犯戒。所以统战部就命令广东省和东莞市宗教局要把假印弘开除出佛教协会,不能让他再当和尚。2008年6月,假印弘被免去观音寺住持。

因为这个匾额上面写的都是捐款人姓名,捐了多少钱,一清二楚,就是功德主们的名字和款项。假印弘安排张某平等人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捐了多少钱,不想让人查到这个钱的去向,就是消灭他们贪污的一个证据。

而假印弘在广东佛教界地位能稳如泰山,潇洒自在,是因为他暗中掌握着多名所谓高僧大德和宗教领导的黑材料,而假印弘也曾多次向人暗示自己手中有牌。这些人也因此投鼠忌器,尽管都知道假印弘是假货,但从不敢出面证实或处理,以防引火上身,被假印弘收拾。反而经常借机收拾观音山,以保自己的平安。故此,观音山公园和广大信众的投诉材料,多年来一直没有回响,其间原因就很清楚了。

还有一件事。观音寺是在观音山顶,风寒比较重,年纪大一点的僧人容易有风湿,就有好心的功德主,于2006年捐赠了一套价值3万的汗蒸房设备,可以沐浴和蒸寒气给寺院的僧人用,属于观音山观音寺的财产。结果假印弘就指使张某平把这一套设备强制性拆下来,开车送至江门他的住处。说严重一点这就是盗窃啊,3万块,去公安局立案的话,会被判刑的。按照佛教说法,这是庙产,私自贪污要下地狱的!但在假印弘们眼里,根本就不相信因果报应。

而张某平当司机期间,利用和假印弘的关系,把他的老婆罗某香和他的小姨子罗某妹和罗某妹的老公王某安排进观音山观音寺。张某平的老婆罗某香负责收清功德箱里的款项,张某平的小姨子罗某妹和他妹夫王某负责看管功德箱。从而印弘和张某平就能完全达到控制住观音山观音寺的目的。而罗某香利用收点功德箱款项的职务便利,经常盗取功德款,等于假印弘和张氏家族牢牢的控制着观音寺。

还有一件更惊悚的事情。2009年的时候,北京有两个在卡拉OK看场的黑帮分子,他们杀了两个人后潜逃到江门后联系上了假印弘,然后假印弘就通过胡某棋把他们安排到观音山观音寺冒充和尚。因为观音寺进出什么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必向观音山公园报备,而胡某棋还打着自己是宗教权威的旗号,任何人问他宗教类的事情他就一口说这里边有宗教政策,这样就把别人挡回去了。所以观音寺就是胡某棋在幕后,假印弘指挥着张氏家族成员在前台,控制着整个观音寺。

假印弘掩护这两个杀人犯躲在观音寺一为了是帮他们躲风头,二也是壮大自己势力,必要的时候可对观音山公园或其他威胁自己利益的人动手。

胡某棋在2018年的时候还是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副局长,后来他买通了广东省民宗委的一个领导黄强,2019年,就由这个领导推荐他当了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的局长。这个领导黄强也于2020年4月份落马双规了。

胡某棋等人对于以上观音寺发生的种种恶劣事迹,从来都十分清楚,他明知观音寺假印弘是假和尚并且作恶多端,不仅没有履行主管部门领导的相关职责,反而报复和威胁检举人,这背后难道没有隐情?

2009年4月某天,胡某棋在樟木头镇政府办公大楼指着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负责人黄淦波说:“你再说观音寺有黑恶势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他这么随口就说要抓人去坐牢,还不是仗着党和国家赋予他的权利及他在东莞官场的势力吗?而且,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的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而当现场有其他多人的时候他又矢口否认、拒不认账。

观音山公园捐赠世界最大花岗岩石雕观音像

胡某棋当上民宗局主要负责人以后,继续贪污功德款,后来发现国家反腐越抓越紧,为了保险,他就要想办法毁灭证据了。2019年初全国宗教整改通知下来,胡某棋仿佛拿到了尚方宝剑,拉开一副随时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的架势。

2019年4月份,观音山负责人黄淦波等人接到胡某棋等人的通知,让他们于4月26日和市委统战部及樟木头镇党委几位领导一同去佛山南海国家地质公园,广州番禺莲花山旅游区考察学习宗教整改。在学习完后的会议上,黄淦波当着众多省、市领导的面质问胡某棋,观音寺释印弘、张某平司机等人贪污功德款的事,十多年来反映无数次,你为什么不管?你敢公开自己的财产吗?你敢讲清楚自己和假印弘等人的关系吗?胡某棋当面否认,并威胁黄淦波不得乱讲。

——胡某棋非常害怕这个事情盖不住,盖不住他就要吐出所贪的所有的功德款还要去坐牢,观音山公园从2014年开始每年一百多万游客,功德款的数额巨大,十几年来初略估计也有上亿元功德款。如果能借宗教整改之机铲平观音像、关掉观音寺、铲平观音寺,顺手把观音山公园也毁灭掉,那么他们的罪证就没了,就可以安心过他的太平日子了。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东莞数十个宗教场所,一半以上的宗教场所的功德箱都被胡某棋等人通过各种手段指使人控制着,这些年累积下来贪污的数额非常惊人。

2019年的5月,按东莞市有关部门头通知《关于樟木头观音寺露天佛像开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没有正式发文。观音山公园把山顶观音广场的斋菜馆、工艺品店等十一间店铺全部关闭并撤离观音广场。2019年9月初东莞相关部门把1万多㎡的观音广场正式进行围蔽。

2020年3月17日,东莞市民族宗教局和樟木头镇委、镇政府及广东省统战部又发来新的整改内容,要求由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顾全大局,积极配合,按时签署捐赠协议,并且该协议书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配图: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决定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

 

《捐赠协议书》生效没多久,2020年5、6月份,胡某棋两次带人来到观音山找观音山管委会开会,在不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粗暴宣称原捐赠协议不合法,属于违法协议,至于哪些条款违法,也不给出任何的解释。并且声称,如果按照他的要求重新再签订协议,观音寺很快就能开放。如果不签,他会指挥人从观音山下重新开辟一条几公里长的道路直达观音寺,以后让观音山公园连门票钱都收不到!

2020年6月21号,由樟木头镇社会事务局蔡某良发给观音山管委会一个《解除合同协议书》,这个协议书就非常简单,只有一条,就是说原捐赠协议不合法,然后“四方协商一致同意解除上述《捐赠协议书》,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上述《捐赠协议书》一切权利义务终止。”。并且声称只要在这份解除合同协议书上签字后(即原捐赠协议作废)即可开放观音寺。

——问题是,观音山公园方面不可能同意这样草率(挖坑式)的协议。因为观音山已经签署法律文件将观音像捐赠出去,并做过公证。如果观音山公园接受新协议签字将观音像收回,那岂不是落入圈套?这个圈套就是:第一、你观音山违反了《公证法》,《公证法》规定:签署的协议不能更改;第二、你言而无信;第三、观音像按照国家政策必须在宗教团体手上,你观音山现在又把它要回来了,这观音像等于在你的企业手上,这就是违法。

一旦签下该协议,按照国家宗教政策,胡某棋第二天就可以安排人把观音像拆除,把观音寺取消并铲平。为此就可以掩盖自己包庇纵容假印弘的黑恶宗教势力及长期瓜分大笔功德款的犯罪事实。这番谋划真是阴险又高明。同时,为了引诱观音山公园签订该协议,胡某等人指派多人对公园高管们轮番分别宴请或游说,指望能蒙骗观音山公园上当就范,幸而无人上当。

观音像顺利开放 黑恶势力全暴露

天佑观音山观音寺,由于观音山公园没有上胡某棋们和假印弘的当,大慈大悲的观音像和观音寺最终被保住,没有被强制拆除。2021年1月24日,围蔽一年多的观音寺观音像在广大信众的共同努力下正式对外开放,胡某棋的阴谋暂时落空。

真是一波三折,人间正道是沧桑。

然而,观音像虽然没有被拆除,对外开放,但针对观音山的打击报复却从未停止。

2021年2月,胡某棋阴谋落空,自然极不甘心,他就和假印弘密谋策划了“观音山坟墓事件”。原来,观音山相关负责人接到的神秘举报电话,正是这次观音山坟墓事件的参与者之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21年2月上旬,广东省的某退休省领导的夫人,想寻一块风水宝地修建坟墓,假印弘得知该消息后,连忙与胡某棋取得联系,透露自己有了一套针对观音山的好办法。

2021年3月中旬,胡某棋和假印弘密谋后,并征得东莞某大佬的指点后,假印弘便指派自己徒弟连夜赶往广州接触这位退休省领导的夫人。印弘这徒弟今年40来岁,在江门市某寺院做监院,是印弘的亲信。他接到任务后就和退休的省领导的夫人接触后,便说通过自己的师傅印弘作法算到东莞樟木头镇的观音山公园内有一块风水宝地,是全国罕见,极其适合墓葬。只要葬在那里,子孙后辈个个都能当大官发大财。该夫人听后,第二天便考察了观音山公园,一看不得了,观音山这个地方确实是个风水宝地,山清水秀,山势峻美,鸟语花香,太适合墓葬了。

这才发生了那一幕,观音山公园监控设备突然失灵,而拍摄到的几个黑色身影带着工具进入观音山园区的画面被截掉,原来这些人是去毁林建坟了。

说到这里,相信各位读者基本能理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胡某棋伙同假印弘为打击报复观音山联手设局,诓骗退休的省领导及其夫人,引诱他们把坟墓修建在观音山上,以便让他们今后动手收拾观音山公园。结果被正义之士举报发到了网上,引发舆论热议,从而让观音山坟墓事件推向风口浪尖。这退休的省领导及其夫人后来突然明白,这要是处理不好,就中了假印弘等人的奸计了!同时也有高人向该夫人直言,观音山是佛教圣地,是万众休闲静心之所,神圣不可侵犯,谁建坟谁将倒霉。

那么,观音山相关负责人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原来,“观音山坟墓事件”在微博上闹的全网皆知,退休省领导的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胡某棋和印弘这阴险之人挖坑当成枪使,用来打击报复观音山了。

按照胡某棋的阴谋设想,这观音山一旦向上举报,便会触犯到了该退休领导夫人的相关利益,到时候双方自然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胡某棋们和印弘等人可坐看好戏上演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

等退休省领导夫人反应过来便追悔莫及,所以才向别人漏了口风,希望观音山能赶紧联系微博,撤销其“坟墓事件”的曝光。他们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不想沦为棋子,卷入胡某棋们和假印弘打击报复观音山公园的阴谋中去。

而观音山向东莞12345打举办电话之后,该夫人不久就连夜派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又偷偷的把埋在观音山上坟墓里的骨灰迁移走了。

为此,观音山坟墓事件才真相大白。

2021年11月,东莞市主要领导在网上获悉市统战部和市宗教局于2019年初专门成立了一个十人监控小组,并购置了先进的设备,安置在观音山公园旁租来的两幢别墅里,专门针对公园董事长和高管们及公园所有员工的消息后,大为吃惊。随后,就将胡某棋和他的上级叫到办公室查问此事,他们两人忙找借口推脱,第二天就悄悄解散了该小组。但胡某还不死心,安排其中的三人私下整天围着观音山公园转,希望尽快找到突破口,以期摧毁观音山。

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被莫杰东和胡某棋分别组成专业的监控小组全天候的寻找漏洞,甚至有时还布置钓鱼式执法,恨不得当天就把观音山摧毁。由此可见东莞官场中的某些荒唐无耻及胆大妄为和民营企业的艰难。

 

配图:观音广场全景图

 

配图:观音广场俯瞰图

 

配图:观音山公园风景图

 

配图:观音山公园感恩湖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474919588



Copyright © 2002-2018 安徽视窗 版权所有      邮箱:

Top